在小珏最近谈到李白的离别诗中,特别强调了几首的特点。比如《赠汪伦》是流传最广的,《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》是最为华丽的,《南陵别儿童入京》是最狂的。但如果要说最为巅峰的,还是要数这首《金陵酒肆留别》:

风吹柳花满店香,吴姬压酒唤客尝。金陵子弟来相送,欲行不行各尽觞。请君试问东流水,别意与之谁短长?

说它最巅峰,当然要说出理由。首先就是诗词极洒脱超逸,极具有韵律感,如同高山流水,倾泻而出,达到行云流水一般的效果。

在第一、二句“风吹柳花满店香,吴姬压酒唤客尝”写出了时间、地点和诗情画意的场景:和风吹动着柳絮,酒店中香飘满屋,酒家女捧出新压的美酒,劝客人尽情品尝。读到这里,视觉、味觉和嗅觉仿佛都受到了全方位的冲击。

金陵在古时候是吴地,所以当地女子被称为吴姬,此诗之中指的是酒家女。诗想在如此和风之中,酒家女殷勤待客,是不是如沐春风,使人陶醉,流连忘返?

第三、四句“金陵子弟来相送,欲行不行各尽觞”描述了欢送的场景。金陵的年轻人来给诗人送行,要走的和不要走的人,都在推杯换盏,一醉方休。“欲行不行”也可以理解为因为送行的人太过热情,导致本来要走的李白,又留恋于此,实在舍不得走。

此两句的亮点在于,尽管有千万般不舍,但却仍然是兴致盎然的场景。一方面是李白洒脱不羁的性格使然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年轻人朝气蓬勃,前程远大,正是“少年不识愁滋味”的大好时光,他们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还将见面,就没有人到暮年的感慨。

第五、六句“请君试问东流水,别意与之谁短长?”则是将全诗的气氛烘托到了极致:请大家问一问这滚滚向东的流水,论到离情别意谁能与它一较短长?这一句话,可谓是点睛之笔,诗人要表达对于送行人的感激之情,又不作无病呻吟之状,顺手一指窗外外面连绵不绝的长江水。

感情本来是抽象的,而李白却将它形象化,并且以江水之长来比较情谊之长,实在是妙笔。这也和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文学上的巅峰,自然是这首诗质量上的保证,第二个巅峰应该是时代。这首诗写于开元十四年,正处于开元盛世时期,也是唐朝乃至整个封建社会的巅峰期。当时的唐朝,国泰民安,万邦来朝,百姓安居乐业,生活富足。

此诗中流露出来的气象,正是盛唐时特有的蓬勃昂扬的生命力,甚至充满了沐浴大唐光辉之下的幸福感。即使是离别,在如此强盛而富硕德王朝中,也并不显得有多么悲凉。相反,在当时游历,饱览祖国山河,是很让年轻人羡慕的事情。

此时的巅峰,也是李白本人的巅峰。此时的他才26岁,正是朝气蓬勃的年纪。在诗坛上已经占据一席之地,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,同时岁月也没有磨灭他的信心。他正是在名望和创造水平的上升期,身体状况也是最好的。作为一名年轻人,他洒脱而满怀希望地眺望未来。

有此三个巅峰,难怪很多人认为,这是最巅峰的离别诗,也是代表盛唐气运的篇章。

该文章转载自:水莓100免费视频

文章版权:靖江市新闻网 - 靖江新闻网是国家质检总局主管、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的,质检领域惟一一家新闻网站,其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为:1012006046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ensk.cn/jjs/22351942.html

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始出处 !

评论已关闭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