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虎嗅app

Club Med中文名叫“地中海俱乐部”,于1950年在法国成立,可以说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旅游度假连锁集团之一。2015年,复星集团在和意大利富豪安德鲁波诺米的争夺战中胜出,经过五次加价,最终以9.58亿欧元(约76亿人民币)的价格将Club Med拿下。着实花费了一番力气之后,Club Med成为复星集团旗下的一员。

年关已过,很多人已经领着利是开工大吉了,但是住在亚布力Club Med度假村的游客心情就没那么好了。

“亚布力”中毒

2月10日,有微博网友“转念一想也罢”爆料,自2019年2月4日开始,住在亚布力Club Med度假村的游客在用餐后陆续出现腹泻、腹痛、呕吐、发烧等食物中毒症状。

经过哈尔滨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,确定Club Med部分游客发生呕吐、腹泻等症状为诺如病毒感染。

2月11日,Club Med更新事件进展称,在2月4日到11日下午,共有42名自述有症状游客进行了登记,其中8人分别到亚布力镇中心卫生院和亚布力林区人民医院就诊,无住院患者。

根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的介绍,诺如病毒常引致急性肠胃炎,亦是食物中毒的常见成因,通常与食用未经煮熟的贝壳类海产有关,人们可以从接触被感染的人、食用或引用受污染的食物或水,或通过接触受污染的物件表面感染诺如病毒。诺如病毒易在人多聚集的地方爆发,亦可引致急性肠胃炎爆发,所有年龄均有机会受感染,冬天感染较为常见。

文中,Club Med大中华区公关部人士还强调,游客出现身体不适是病毒感染而非食物中毒:“今天我们的医生和职工也发现了同样的症状,我不觉得这个(诺如病毒)是食物带来的……如果是食物的问题,也不可能连续好几天不间断有人感染。”

但游客们对诺如病毒中毒的结论并不买单。爆料者“转念一想也罢”表示,对Club Med方面的说法,大家表示怀疑,还有游客认为度假村在推卸责任。

现在,事件中的主要矛盾集中在Club Med对事故的处理态度和方式上。

今天(11日12日),今日头条用户“亚布力受害者”发文称,就目前为止,Clubmed亚布力度假村已有100多户家庭,200多人受到此次事件的影响,有不同程度的身体和精神损失,并且列出了游客认为的Club Med的“八宗罪”:

1. 一个容纳400人以上的国际连锁高端度假酒店没有驻店医生、没有充足药物、没有及时救助病患;

2. 酒店在疫情爆发前期没有端正态度处理这个时间,而是姑息纵容、敷衍了事、层层隐瞒;

3. 酒店在爆发后没有第一时间隔离、消毒;

4. 爆发后没有告知住户事件的真相、实施更新村内的状况;

5. 检查结果到现在也没有出来给一个强有力的说法;

6. 酒店态度被动,昨天下午关村都是管委会等当地政府要求才做到,没有积极主动性;

7. 酒店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给住户一个说法,只是单方面发表声明,没有一个电话、一个见面安抚病患;

8. 到现在为止都没有针对呕吐和腹泻场所进行全面消毒、遏制病菌。

另外,不少房客坚持自己是食物中毒而非诺如病毒感染,还向媒体晒出了“急性肠胃炎”的诊断书。而如果是单纯的食物中毒,很显然,Club Med在控制食物的供应链、卫生方面还有很大的纰漏。

截至今天,中毒事件最新的进展是,Club Med度假村再度回应,称已经安排对所有受到病毒危害的宾客进行三倍的慰问补偿,并称整个度假村正在进行一系列包含全面消毒等疫情控制消毒工作,确保在2月15日后不存在任何潜在疫情隐患。

Club Med的解决办法已经给出回应,但我们并不清楚游客是否已经全部接受赔偿,并就解决方法达成一致。

而此次出了中毒事故的Club Med,正是复星旗下的度假村品牌,并且是复星旅文最重要的业绩支撑。

Club Med,复星旅文的营收保证

Club Med中文名叫“地中海俱乐部”,于1950年在法国成立,可以说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旅游度假连锁集团之一。2015年,复星集团在和意大利富豪安德鲁波诺米的争夺战中胜出,经过五次加价,最终以9.58亿欧元(约76亿人民币)的价格将Club Med拿下。着实花费了一番力气之后,Club Med成为复星集团旗下的一员。

而郭广昌为了拼凑整个文旅板块的雏形,一直在不停地砸钱。

复星先是花了20多亿入股加拿大的太阳马戏团(加拿大蒙特利尔的一家娱乐公司及表演团体,也是全球最大的戏剧制作公司),而后又花9000多万英镑参股英国的Thomas Cook。前前后后,郭广昌在复星旅文身上共花去了超200亿。

投资Club Med,给了复星在文旅赛道上弯道超车的资格。据弗若斯特沙利文(咨询公司)资料显示,按2017年收入计,复星旅文已经是全球最大的休闲度假村集团。2018年底,复星旅文在香港成功上市。

复星旅文目前的主营业务中,最主要的就是Club Med及Club Med Joyview度假村,其次是旅游目的地开发、运营及管理业务,另外还有基于度假场景的服务及解决方案。

走轻品牌运营路子的Club Med,也自然成为复星旅文营收的主力军——2015~2017年,ClubMed度假村几乎是复星旅文绝对的收入来源。

复星旅文招股书显示,截至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,复星旅文实现营收89.03亿元、107.83亿元、117.99亿元和66.67亿元,其中Club Med及Club Med Joyview度假村业务分别贡献了营收的100%、100%、99.7%、95.5%。

Club Med给足了复星旅文面子,但它在复星旅文手上,并没有焕然一新。

公开资料显示,虽然Club Med承担起了复星旅文营收的重任,但从2015年起的三年半累计,其亏损已近20亿元,主要原因还是高杠杆收购带来的资金成本负担太大。

为了保证营收,度假村的收费标准也是水涨船高。

2015~2018年上半年,Club Med全球度假村一价全包套餐中,平均每日床位价格从1043元涨到了1317元,涨幅超过了26%。

图片和数据来自《北京商报》

营收和盈利太依赖Club Med这一单一业务,正是复星旅文目前面临的最大的问题。而这次的亚布力中毒事件,也暴露了Club Med在管理上的一些问题。

在运营方面,在中国,这家有着70年历史的老牌度假村对中国的国情似乎仍然了解不足。就拿这次的中毒事件来说,Club Med显然在事故的处理上有很多没做到位的地方。

“当来自不同省份、区域的不同年龄的儿童汇聚到Club Med度假村享受一价全包时,此中的疫情防控、卫生检疫难度便会非常之大”。

《北京商报》还引述有业内人士分析称,复星及Club Med的公关、应急处理方式都不符合这个品牌此前在市场中的认知和定位,这将挫伤消费者对该品牌的信任,由于复星旅文新项目的回报周期普遍较长,因此短期内Club Med仍然会是该企业的营收主力,随着诺如事件发酵,复星旅文上市首年的业绩也可能会被波及。

“国际品牌被中国企业收购后,如果接管企业无法保持原有品牌的服务管理水平,品牌的核心竞争力、声誉和效益都会被打折扣”。

复星旅文还没走出对Club Med的收入依赖,这次的中毒事件对复星旅文的口碑又是一次重挫,“亚布力”中的这场毒,应该成为一个提醒,郭广昌和复星集团除了不能坐视不理之外,对复星旅文的发展也该有了新的思考。

另外,一年一度的亚布力企业家年会一般在上半年开幕,这回企业家们还敢去吗?

腾讯新闻

该文章转载自:人和兽XXXX

文章版权:靖江市新闻网 - 靖江新闻网是国家质检总局主管、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的,质检领域惟一一家新闻网站,其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为:1012006046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ensk.cn/jjs/26635141.html

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始出处 !

评论已关闭

返回顶部